簡體中文|繁體中文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警營風采 > 文學作品

一位精神異常人員的管教歷程

來源:金華市公安局      發布日期: 2019-07-29

范存建(金華市公安局)

2013年4月的一天,金華市看守所分管管教工作的副所長葉駿通知我,說有一名精神異常人員要分配到我主管的監室,希望我做好思想準備。我一驚,心想這可是一塊硬骨頭!雖然,我當管教多年,管理過不少重點人員、難管人員,但管教精神異常人員還是第一次,能完成領導交給的任務嗎?我心里有點打鼓。轉而一想,一名人民警察,一名共產黨員,善打硬仗,敢打硬仗是最基本的要求,這點挑戰算得了什么?要相信自己有這個能力克服種種困難,圓滿完成任務。

不干則已,干就干好,這是我做事的原則。我開始惡補這方面的專業知識。我上網查資料,弄清了精神異常人員的種類、特征、主要表現;我向心理專家請教,弄清了此類人員的治療方法,管理過程中要注意的問題;我及時找到原管教人員,祥細了解了其在過渡監室的表現。至此,我有了底氣,設想了管教路線圖,等待戰斗來臨。

4月20日,過渡監室調監,領導讓我去領人。一見面,我嚇了一跳。黃某戴著腳鐐,蓬頭垢面,目光呆滯,臟兮兮的,讓人惡心。我沒有嫌棄,找來理發工具,親自為他理發。我要讓黃某感覺到,他的新管教是一個和藹可親、可以依靠的人。我邊理發邊與他拉家常,詢問他的家庭情況,犯了什么錯?黃時而答非所問,時而沉默不語,我不厭其煩,耐心地問,斷斷續續間,情況基本摸清。順勢,我教育黃進入新的監室后要聽話守規矩,好好表現,爭取早日回家,黃竟然一一答應。我暗喜:精神異常人員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難以交流,或許以后的管教之路會一帆風順。

一理發,一換衣,一解鐐,黃象變了一個人似的,清清爽爽,與正常人無異。我把他送入監室,監室當日值日人員熱情地接受了黃,其他人員該干嗎干嗎,沒有好奇的目光,沒有指手畫腳,沒有議論紛紛,一切都按部就班,黃未有異樣的感覺。其實,黃進監室前,我已做了精心安排,對監室進行了集體教育,要求每一位在押人員不要把黃當病人,必須做到照顧他的生活,理解他的一些過激行為,體諒他的一些不文明習慣,做到罵不還口,打不還手,有效控制,及時報告。我挑選了兩位脾氣好、表現佳的人員進行包夾,黃的一日生活,都由他們代為負責。另外,我與巡控人員聯系、請他們跟蹤關注;與醫務人員聯系,請他們積極治療,悉心指導。如此周密安排,總不會出大的紕漏的,我想。

接下來的幾天,黃都平平淡淡,雖說犯一些小毛病,但按時吃飯、吃藥、睡覺,并未起大的波浪。萬事大吉,就此OK!我大喜過望。誰知,天有不測風云,第十天一上班,巡控人員就轉告我,你監室里的黃打人了,打了好幾次,好幾個人。一個多星期了都好好的,怎么就有事兒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人說驕兵必敗,絕對真理!我知道急也沒用,得找出原因,趕緊想轍。我反反復復地看了監控錄象,又找監室值日員、被打人員、包夾人員了解,仔細分析各方面的情況,終有所獲:原來監室人員按照我的吩咐,對他太好了,處處讓著他,寵著他,不和他計較;他嫌所里的飯菜不好吃,就給他餅干水果;他嫌自己的衣服舊,就給他換了新的;他騷擾這個,推搡那個,都躲開不理。他感覺很牛,大家怕他。于是,得寸進尺,發飆了,對著一個小個子,又是吐口水,又是用腳踢,包夾人員立即予以制止。可好景不長,他又故技重演,常常出其不意,讓人防不勝防。

辦法在哪里?請教專家去。我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向監區主管醫生、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黃友倉做了匯報,請他幫助分析分析,出出點子。黃醫生認為,我分析的原因是對的,這是典型的病理性躁動,隨性而為,毫無規律,其他在押人員的忍讓,導致了他的認知錯覺。可以使用約束帶,輔以藥物治療,當然,不可能藥到病除,一蹴而就,得有時間。約束起來?他是個病人,我于心不忍;不約束?老打人,萬一把人打傷了,誰負得了這個責任!活人總不能能讓尿憋死,我再次把黃打人的行為捋了又捋、想了又想,一個細節讓我若有所悟,他欺負的人都是小個子!難道他欺軟怕硬,欺小怕大?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使用震懾力試試看!能不能用點土辦法?我問黃醫生,他笑而不語。

重整旗鼓,當即安排。我重新挑選了兩名個子高、塊頭大的包夾人員,吩咐他們如此這般。下午,黃再次舊病復發,突然出手,他們倆人同時站起,像兩堵高墻一樣,把他夾在中間,給予嚴厲警告,震懾力立竿見影,黃馬上老老實實地坐了下去。哈哈,你得承認,不管白貓黑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洋辦法,土辦法管得住就是好辦法!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在反反復復的幫教中,黃的一些壞毛病、壞習慣改了不少;在黃醫生的精心治療下,黃的病也有所好轉。再也不會出什么幺蛾子了吧,勝利的曙光在向我招手,我信心滿滿。可事情并沒有我想的那么簡單,6月下旬,新的問題又來了:黃白天對著門發呆,晚上不肯睡覺,常常哭哭啼啼,飯量小了,人也瘦了。我不厭其煩,一次又一次地找他談話,又安排他的老鄉賠他聊天,這才艱難地弄清了原由:他想家了,想老婆小孩了。我耐心地解釋,做工作,讓其他人陪他聊天解決,以此轉移他注意力,然而收效甚微。我把情況及時向分管副所長做了匯報, “解鈴還需系鈴人,親情必須親人解。”領導就是領導,一句話提醒了夢中人。有了,我立馬與辦案人員取得了聯系,希望他們幫個忙,讓黃的老婆寄一張她和小孩的照片來。三天后,信和照片來了,黃如獲至寶,開懷大笑。我乘機勸說,你老婆和女兒都在等你回家,你要好好吃飯,養好身體,這樣她們才高興,你不要辜負了她們,也許是觸碰到了他心靈的那根弦,也許是其他什么原因,有了這張照片,黃好象有了盼頭,得到了安慰,時常捧著照片看,慢慢地他就聽話了,愿意吃飯了,晚上也會睡了,月底他竟然主動要求參加手工勞動,變化之大讓我大吃一驚。人間正道是滄桑!

7月20日,黃因不追究刑事責任出所。那天黃的父親來接他,黃親親熱熱主動地叫了一聲老爸,讓老人感動得熱淚盈眶,這是兒子得病以來沒有過的事情。望著長胖了、變白了的兒子,老人握著民警的手,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回顧管理黃某的過程,我感慨萬分,有順利時的喜悅,也有逆境時的煩惱,有經驗也有教訓。我在實踐中增長了才干,在思考中明白了一個道理:世上無難事,只要用真心!

[返回首頁][打印本文][關閉窗口]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瀏覽建議 隱私保護 法律責任 網站致謝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版權所有:金華市公安局    網站標識碼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號-1     浙公網安備 33070202666666號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