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中文|繁體中文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警營風采 > 文學作品

十八歲那年 我選擇與槍打交道

來源:蘭溪市公安局      發布日期: 2019-07-22

林馬富(蘭溪市公安局)

十八歲那年的七月,我高中畢業。那時候的高中畢業生,在農村還算是寶貝。畢業還不到半個月,村黨支部書記就安排我到村團支部工作。改選村團支部時,選舉的結果是村黨支部書記兼村團支部書記,我是村團支部副書記,實際上也就主持了團支部的工作,而且過一段時間村黨支部書記不再兼村團支部書記的話,我就是地地道道的村團支部書記。很明顯,村黨支部書記要培養我當村官。然而,到了這年年底,征兵工作開始了,我決意要去當兵,要與槍打交道。

為什么要選擇當兵這條路呢?我自己知道最起碼的優勢,是我的身體夠當兵的條件。就在我十七歲這年之夏,我參加了飛行員體檢,其他方面都合格,就因為眼睛的瞳孔放大沒有過關而被淘汰。由此,我認為我的視力當飛行員不夠,當陸軍肯定是夠的。體檢的結果當然圓滿。次年3月,我從軍,與槍打起了交道。

在部隊期間,從事的是警衛工作。因而,不僅打靶訓練要摸槍,每天白天、晚上各一班崗,總是持槍。雖然當了排長以后直接與槍打交道的機會少了,但是管理一個排的槍支重任又落在肩膀。在部隊干了整整十足年后確定轉業,我真不想再與槍打交道。所填寫的安置單位志愿,因為我在江蘇省南京交通學校路橋專業讀過書,第一志愿就選擇到公路段工作,第二志愿選擇的是到財稅部門工作。因為部隊政委的提醒,第三志愿選擇的是到公安部門工作。孰料,我又偏偏到了與槍打交道的公安部門工作,因為我那年才二十九歲,正好屬于公安部門選擇轉業干部的合適年齡。

再過一年,我將退休。回想自己的十八歲那年,總有一些慷慨之情。因為這一年的選擇,就使自己與槍打交道。扛著步槍上靶場是神氣的,打靶成績優秀,唱著《打靶歸來》的歌,那情那景,終身難忘;背著沖鋒槍帶哨,一種班長身份的彰顯,總覺得所持槍支的類型換了,但保衛祖國安全的神圣職責始終沒有改變;腰間佩著手槍查崗,所著的軍服有四個兜,一種軍官的身份更逼我意識到保衛祖國安全的神圣職責更是任重而道遠。轉業到公安部門工作,還與槍打交道,佩手槍之威武感似乎沒有了,可維護社會治安穩定的神圣職責始終沒有淡忘。持槍為了維護社會治安,維護社會治安也少不槍。槍緣,就這樣連著我這輩子的人生。

回想十八歲這一年,我選擇與槍打交道,使人生更加完美。要感謝自己在這一年的正確選擇。

[返回首頁][打印本文][關閉窗口]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瀏覽建議 隱私保護 法律責任 網站致謝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版權所有:金華市公安局    網站標識碼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號-1     浙公網安備 33070202666666號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